诳言堂楼礼

ˊ_>ˋ洗着澡才发现有句话忘了说,让一让让一让,借个喇叭给我。
虽然我没有听大佬的教导这样一点都不酷,但我还是有句话不吐不快。
伞!修!世!界!第!一!好!我cp最棒!
苏沐秋不是衬托叶修和其他人在一起的背景板!也不是你画mob的道具!更不是你一根指头一根指头打断给叶修看的工具!
叶修不是你泄欲用的道具!也不是沉溺过去一心求死的悲剧男主!开金手指不要故意踩别人智商!不要故意无预警最后捅刀子!你们!全都!恶心!死了!
他们只是在这一个世界没有在一起,我相信在其他所有世界里他们都幸福快乐地HE了!
“总有刁民想要害朕”的那位姑娘,写all叶你就大大方方的写,你已经是女神了,不用再开小号窥屏酸别人抱团出合志热度比你高了,在伞修也好在其他cp也好,努力一定会有回报的,写文是为了让自己高兴,从来不是为了别人!
还有最后那位截图错屏不巧被我看到的姑娘,我是真的把你当朋友,也相信你真的喜欢过我,我退圈不是因为我生气,甚至也不是因为我难过,而是因为我知道你怎么看我的之后没法再继续写那些想给你看才会填坑的文章,这样我继续下去也没有存在意义了,你放心,在我所有想写而没能写完的故事里,伞修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无病无痛喜乐安康,我爱他们一如你爱他们,如果能重来,我希望你把你想的当面告诉我,这样我也会告诉你,我从未有一次后悔槽过那个mob画手,我问心无愧,“就是要在伞哥墓前让路人mob叶”这句话我就是认为她对伞修有恶意,要成心恶心伞修粉,如果我蓄意要挂人早就挂了,最后是忍无可忍,总要有个人来做这件事,不然我没法继续面对伞修两个人,这件事从始至终是我的事,我没要求过任何人帮我,也没要求过任何人站在我这边,如果你早一些对我说那句话,我也还是会挂,但有些事就可以早点结束,不会再开那么多坑了。
想要找料黑一波伞修的人们,很遗憾,这cp除了我都是好姑娘,掐雷文都不敢掐,说别人坏话都不会说,每次都要我自己动手,坏人只有我一个,然而坏人如我也要走了。
希望要考试的顺利,要工作的顺心,看的文都完结,喜乐绵长。
我cp就是rio就是最棒,不服你咬我啊?
你咬不到!

子博密码是伞修大法好的拼音
几个肉番外存放地址是:
http://bulaoge.cn/?sevenginko
http://bulaoge.cn/?kyogendo
http://bulaoge.cn/?jellyfishkawai

或许还会相遇,或许不会了
文不删啦,写得很拙,但还是留个纪念
wwwwww笑一笑吧,他们多好呀,我好喜欢他们的,世界第一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的

一个掉落的伞修零食

大家都还年轻



陶轩二十出头的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有点达则兼济天下的气魄。

那时候他是手里有几个闲钱的小老板,正是为梦想事业连爱情都能不要的年纪,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虽然掉在了半路上,十二使徒也未在他十四岁时如约来袭,但老陶——小陶同志还是觉得——自己是想干就能干大事的人。

苏沐秋对叶修说:“陶轩这中二病什么时候能好啊?眼瞅着研二都要过了。”

叶修说:“你等着吧,三十二都未必能治了。”

他俩一搭一唱,一逗一捧,端的是默契十足,那时候陶轩还不知道这同穿一条裤子似的态度意味着什么,他只觉得这俩小鬼又可爱又可恨,端详半晌,到底还是可爱占了上风。

陶轩说:“知道我今天为啥找你们来吗?”

苏沐秋说:“给你买药?”

陶轩说:“呔,多嘴,你再这么泼你陶哥哥冷水这网吧淘汰下来的空调就不让你搬回去了……”

话音未落,苏沐秋扑通一声蹲在了陶轩西装裤下:“哥!大哥!您是我亲哥!”说着一拉叶修,叶修会意,同样蹲下抱住陶轩另一条腿,“您行行好,顺便把氟都加满了顺带借我们一个三轮拉回去吧!”

“嘿嘿嘿别扯!有话好好说……我裤子要掉啦!”

 

陶总刚在股市发了一笔,打算把网吧里的电器换些新的,于是就淘汰出一批立式空调,索性卖给收废品的也是卖,拎一个出去送也是送,苏沐秋带着叶修挑了一个制冷功能最强大的,吭哧吭哧租了辆小三轮拉回家,又一步三喘抬回了四楼。

空调是有了,但叶修并未享受到多少冷风带来的快感,荣耀开服近一年,发展势头越来越好,大有国内第一网游的趋势,苏沐秋狠狠心买了刷卡器,又咬牙把家里两台电脑硬件设备换了,从此不用去网吧,但也享受不到网吧的冷气——叶修本以为捡台空调来就好了——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苏沐秋舍得下力气扛空调,却舍不得开一整天的电费,于是冷风只有苏沐橙放学回家做作业时开那么一小会儿,白天还是延续他们艰苦朴素的传统——冷水泡脚,风扇摇头。

对此叶修是这么表示的:“你总不能让老陶的苦心白费吧?”

苏沐秋说:“我哪里让他心白费了,这一阵不是每天都开么?”

“沐橙回来的时候——那天都黑了!还能有多热啊?”

“这么说,”苏沐秋沉思,“依你的意思回头晚上也不用开了?”

叶修气结。

他继续启发苏沐秋:“这样热下去会影响代练成绩的。”

苏沐秋探头过去看了看他的竞技场胜率,鄙视他:“你吊打的水平更胜往昔。”

“那是天太热给我给急的。”

苏沐秋想了想,同居人的意见也不能完全镇压和无视,只是说开就开这关他心里还是过不去。“那不然这样,”他让一步,“平时白天气温超过四十度,或在屋里做某些特别热的事的时候可以开,其他时间不行。”

叶修说:“特别热的事?”

苏沐秋点头:“比如做饭炒菜啊,泡方便面那种不算……”

似乎是真热昏头了,叶修并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让账号跑回安全区,接着一言不发脱掉了上衣。

夏天,他白得像一抷雪,一滴汗珠沿着额角一直滑落到胸前那一点起伏,又酥又痒。

苏沐秋以为他要冲澡,压根没打算搭理他,直到叶修从他背后贴过来,握着他的手操纵鼠标退出游戏:“叶修你干什么——”

他回头,却又个又凉又热的东西贴住了他的脸,凉的是干掉的汗,热的是叶修年轻的肉体,他眨眼之间已经脱光了,扳过苏沐秋的椅子把他转过来,在明晃的日光里跪了上去,将那带着汗意的一点挺到苏沐秋嘴边。

“来啊,”他带着半大孩子的笑意说,搂住他的脖颈,腰肢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做点热死人的事。”

咕咚一声,苏沐秋咽下一口口水,攀着他的人得意地去够空调遥控器。

 

这样燥的天,蝉声若隐若现,陶轩隔着玻璃欣赏窗外行人飘扬的迷你裙,一边想,不知那两个可爱又可恨的小鬼开空调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他的好处。

碧空如洗,又是一年盛夏。


【主伞修】《知君仙骨无寒暑》(三)

走子博

lovelifelovesanxiu.lofter.com/post/1e3cb581_f65d6f3

复制后自己加前面的http前缀,或者从3月7日归档找子博地址,密码有领取条件,确认符合后私信

这样看来立牌身高差和动画设定一致啊
问题来了,已知叶修身高178cm,求苏沐秋身高多少?

攻受一目了然(握拳

翻我的文档经常会看见一些自己都不知道里面放了啥的word

奇妙,这几个是不是都没发过


1 鲍鱼鸡粥


 风太大的时候,雪是倒着飞的。
一觉醒来,窗户被外面刮得震天响。本来就是有年代的房子了,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想着今天不用一早去上班,苏沐秋不由得眯起眼往被窝里缩了缩。
大概是他这安逸的样子太惬意,端着杯子经过门口的室友往里看了看,就像被暖炉吸引的猫一样凑了过来。
床上突然多了一个冷气源,还恬不知耻地往里探,苏沐秋睁开眼:“你干嘛?”
“再睡一会儿。”叶修闭着眼说。
“回你自己的屋睡去。”
“太过分了苏大大,我的被可是一片冰凉啊!”
想到对方给自己当了一晚上抱枕,被窝现在理应也是没被焐热的状态,苏沐秋也就默许他冰凉地钻进自己被子里来,并且熟极而流地撩开衣服摸上叶修的肚子。
“肚子这不是挺热的吗……”
“你摸摸别的地方,都是凉的……”
唔了一声,他试图去暖对方的四肢。
体温太舒服了,两个人的对话很快变得支离破碎不成调起来,就在叶修昏昏欲睡地要陷入沉眠的时候,被子突然被人掀开了。
“……沐秋?”
“不能再睡了,”从床上翻起来的人已经开始穿衣服,“得准备饭,沐橙要上班呢。”
“……无情,无义。”叶修裹成粽子指责他。
苏沐秋没理他,起床去看昨晚泡下的米。
煮粥用的米要用水和油泡上一碗,这样煮起来才会香稠软烂,鲍鱼是昨天从工作地点带回来的,拍卖场就有这个好处,各种高级食材吃不完随便拿,鸡肉应该用新鲜的,但下着大雪懒得出去,他也就宁愿相信叶修消耗和补充食材的速度。
海里与陆上美味的肉烩成一锅粥,在清透的白米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苏沐秋正思考要不要再做个蔬菜蛋卷,后面就有个东西扑了过来。
什么鬼。
幽灵一样裹着被子赤脚贴在他背后的叶修说:“可以吃了吗?”
被子幽灵贴在背后的感觉潮乎乎的,苏沐秋给他盛了半碗:“你不是要继续睡吗?”
“闻见香味就起来了,”叶修伸手去够他的手示意再多盛一点,“谁让我最爱吃鲍鱼鸡粥呢。”
“……叶修,”他沉痛地说,“我很担心你将来会不会被人用食物拐走。”
“唔,”正忙着盛第二碗的人鼓着腮帮子看他,“你想太多了吧。”
……不,还是很有必要的。
要把他的胃口再养刁一点,以防将来被人用食物诱拐走才行。
觉得自己化身叶修父母的苏哥哥,决定明天也要大展身手做一桌好菜。 


2 十年后


 “你看起来真糟糕。”
叶修幻想过很多次——十年前的自己看到现在的自己会说些什么——他想他应该会打个招呼、好奇地问一些问题、得知他的勇武传之后或许还会不情愿但真心地发出一些赞美,而事实是那个打着一把伞的小子突如其来出现在他面前,确定他是谁后发出以上评语。
他经常被说是脸T、光靠嘴就能拉满精英BOSS的仇恨,叶修觉得那都是凡人对于自己才能匮乏的怨怼,是以一直没当回事,直到这一刻,他才认真思考起自己十年前是不是真·嘴欠。
但他现在好多了,成熟了,有大人风度了,嘲讽的独具一格了,于是他抬起手:“要么把你坐在我家沙发上的屁股挪开,要么乖乖闭嘴喝水。”
“你根本没给我水。”十七岁的叶修说。
“我现在正要问你,喝什么,烧开了的自来水还是常温的。”
“常温的?”
叶修找出一个杯子,拧开水龙头倒了杯水给他。
十七岁十分没救地看他,把杯子推到一边。
他还握着那柄伞,叶修随便打量了几眼,确定那是千机伞3.7版,纯实用性,苏沐秋还没来得及加那些有的没的装饰——这个人在外观上的执着很奇妙,明明自己穿的破破烂烂,做起东西却有点外貌主义,他思索了一下:“你是……”有什么已经淡忘的东西影影绰绰,“趁他睡觉摸过来的?”
十七岁翻了个白眼,证实他猜测错误:“为什么是趁他睡觉。”
“千机伞可是他的宝贝,”他悠悠然点燃一支烟,“没睡死能让你拿来搞时空旅行?”
十七岁嗤之以鼻:“他也经常趁我睡觉拆我的东西。”
“你认了。”
被戳中心事,十七岁有些眼神死,默默端起杯子喝水。
尼古丁活化脑神经,叶修想到什么:“你们这是吵架了?大吵一架天太热没地去干脆穿越来了我这里?”
十七岁不说话,用脚跟一下一下点着地,十年后,他们的桌椅都相应比从前高了,他眼神在屋子里梭巡一圈,没看见他与苏沐秋的合影,于是问:“那家伙长成啥样了?你高我高?好不好看?”
“好不好看关你什么事,”叶修哼笑一声,“甭瞎打听,他是我的,你的在你原来那个世界。”


今天份的零食1,之前说的《被囚禁的掌心》paro

伞修原作背景,AU私设有

BGM:《我从崖边跌落》




谁引我入明火

谁推我入筐箩

谁割去我耳朵

谁圈我以绳索

 

 

那美得不像是平时的海。

清澈见底的、渐变果冻一样轻轻摇曳的颜色,和印象中黑蓝泛着白色泡沫海水的印象完全不同,更像是湖、或一方化学试剂之类的什么。

那种轻而浅,充满穿透力的颜色,很容易让人觉得这里非常的柔和,非常的——想要一跃而下——

“让人很想跳下去吧?”背后有人笑着说,“小心啊,艳丽的东西往往都是有毒的。”

“说得好像你从这把人扔下去过。”叶修看着脚下荡漾的水面,说。

“哪能呢,我们这里可是正规疗养所。”方士谦走到他身边,与他并立,“事先提醒你,要抽烟就在这抽了,等下进去全程禁烟。”

“所以你特地来这提醒我?”他果真抖出一颗烟,顺便递给方士谦一根。

“久别逢知己,他乡遇故知,”方士谦等着他打出火,吸了一口,“我怎么也得亲自迎接世界冠军以示尊敬啊。”

“你看了?”

“岛上有网有电视,你以为真的与世隔绝?”

“看这里的景色,真想不到还在领海里。”叶修说,“开过来的船也不是沿最短航线。”他将烟灰抖进海里,可惜海水没有滋地一声变成其他生物。

“收收你的脑洞,这里虽然隐蔽,但也是正经国企,有政府支持的。”

“看见你我信了,”叶修说,“怎么,牧师玩上瘾还真的来当了医生啊?”

方士谦一笑,也没纠正他名牌上的头衔并不是医生这件事,方叶两家三代来都有点交情,在B市和楼钟几家是不一样的势力范围,年纪相仿,从小各种场合都被哄一堆去玩,后来叶修离家出走,在荣耀赛场上再见到的时候,纷纷都感到世界真小这一究极真理。

但细想来也不是,一来早期的电竞选手,放弃学业走了职业的要么真是学渣,上大专不如直接就业的那种,要么就是家里无负担,可以放纵着欢欢快快玩上几年,二来他们的手速意识都是打小雷蛇外星人练过来的,后来方士谦客场比赛的时候去叶修住处看过一眼,见了他精打细算攒出来的电脑,哂然一笑:“忆苦思甜啊?”

叶修没说什么,没什么可说的。

方士谦退役的时候,除了队长王杰希徒弟袁柏清,还特地来跟叶修打过一个招呼,那时候荣耀已经不是“推平嘉世就是冠军”这么简单了,叶修却还是一副大魔王的派头,蹲在消防通道里悠然自若地抽烟,见他过来抖了一根给他,俩人一样各自抽完了一支烟,方士谦说:“我先撤了。”

叶修点头:“走好。”

方士谦说:“那你……”

叶修笑了笑:“还不是时候。”

电竞发展势头正好,荣耀更是滋滋出炉的一块肥肉,微草厚积薄发,拿了两个冠军打法新颖势不可挡,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治疗之神却选在这个时候潇洒退役。

方士谦当时给外面的口风是:“急流勇退,见好就收。”

对内说的却是:“家里催得紧了,总得收心回去干点正事。”

那时候魔术师正是状态最勇挥洒最自如的时候,却唰地断了一臂,理由还是“玩游戏不算正事”——王杰希很沉得住气,迅速调整战术培养账号卡继承人,但势头还是不可避免地像百花一样落了下去——第八赛季,两大名门已无缘总决赛。

方士谦要听家里的话回去干正事,叶修自然也是要干正事的,出人意料的是,他从苏黎世回来后没再从事电竞有关行业,而是托家里谋了个公务员的差事,似乎真的走上他父亲所言的正道了。

“我一听你弟在帮你张罗,就给你招到这来了。”方士谦说,“怎么,终于玩腻游戏了?也是,都上过那么大的战场了,再看国内联赛简直菜鸡互啄……”

“方士谦,你再叨叨下去,我会觉得你妒忌我。”

“谁?什么?”他作震惊状,“我?妒忌你?为什么?”

“再坚持三年,你也能站在那场上。”

方士谦嗤之以鼻:“我上场就没你什么事了。”

叶修付之一笑。

“而且我有什么好妒忌你的,”他还在喋喋不休,“拿四个冠军很了不起吗?还不是让嘉世过河拆桥,五险一金这几年都没给你涨吧,我们队长B市的房都够买一个战队了……”

“四个冠军是没什么了不起,但国家队我们兴欣有两个入围,”叶修比出一个V字,“而微草,只有一个。”

“……”方士谦忿忿地将烟头扔进海里,“比这个有什么劲!”

“没劲你别比啊。”

他们往岛上走,方士谦似乎还在赌气,大跨步走在前面,叶修悠悠看着路上的风景,忽然问:“方士谦,你们这儿辅导员不要求任何资历吗?先说好,我可既没学历也没资质证书……”

“没有人指望你那初中学历呀,”方士谦头都不回,“你别放心,在这也不是安排个闲职给你,是真的有用得上你的地方才把你叫过来的,不然我闲得没事找事给自己添堵?”

他接着说:“叶秋跟你说了多少?”

“没多少,”叶修说,“海上,孤岛,疗养所,需要我来当心理辅导员跟疗养人聊聊天打打屁——”

“嗯,”方士谦点了点头,“有学历和资质证书的辅导员原本我们这是够了的,不过出了个特殊情况,就把你这个除了游戏啥都不会的叫过来了……”

“你们打算引入游戏疗法?”叶修说,“荣耀会不会刺激了点……连连看?”

方士谦无视他:“所里有一个收容人,送过来的时候没什么外伤了,但记忆一直没恢复,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偏偏送他来的公司需要他赶紧想起来一件事——”

他接着说:“我刚刚说了,岛上有网有电脑,你们在苏黎世参赛的时候,我们有组织收容人全程观看。”

“那个人特别喜欢看?”叶修猜测。

“他不太出来,似乎不喜欢群体活动,”方士谦一摊手,“我们也不强制,毕竟这不是日常康复训练的一环——”

“叶修,”他突然问,“一叶之秋不是你在玩了吧?”

“不是,是孙翔,”叶修说,“你不看了吗?小伙子这次打得不错,比去年稳……”

“对美国队中的休息时间,你是用了一下一叶之秋吧?”方士谦说,“连打了三次龙抬头——”

叶修想了想,似乎是有这么一件事,孙翔说觉得键盘涩,操作手感不好不能得心应手,他算技术人员,就跟着过去试验检查了一下:“怎么了?”

“就那一次,那个人结束心理辅导,经过放映室的时候瞟了一眼,然后他笑了一下,说了一句话。”

“‘他说——这龙抬头还能更土点。’”

 

方士谦说完,回头看向叶修。

荣耀加身并未给这个人带来什么光环,他只随便套了一件外套,手插在口袋里。海风大作,吹得耳朵周围都猎猎作响,他说:“什么?”

“他居然能叫出龙抬头——有没有觉得是命运的相会?”

“龙抬头都出现十年了,”叶修说,“兴许人家失忆前是个游戏爱好者呢?”

“也有可能,”方士谦说,“我这边资料严重不足,除了住宿费一直有人交,此外这个人的身份事项一概不明,送他来的家伙也是块难啃的骨头……”

“这么夸张?”叶修笑了两声,“不会是逃犯吧?”

“有可能。”方士谦似乎有点认真地说。

“污点证人,缉毒警,黑帮老大,职业杀手,”叶修信口开河,“貌似很危险的样子,我现在乘船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想什么呢,”方士谦揶揄,“真那么危险,第一个就要拉你下水。”

“无冤无仇啊方大奶,你们两个冠军都不是丢在我手上——”

方士谦看了他一眼,一脸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总之,你好好发挥余热,争取多跟人聊聊荣耀把人的记忆聊回来,能有一点是一点……”

“你也是职业选手,你怎么不跟他聊?”

“我不是了。”

叶修说:“现在我也不是了。”

方士谦摆了摆手,像是拂掉什么无聊的东西一样:“我治疗专精,不懂你们这些连奶都不要的家伙在想些什么,没有共同话题。”

“我们这些?”

“是啊,”方士谦说,“对韩国队的时候不是蛮凶险的么,你还一直压着不让张新杰上场……那一场我们所里也有人一直议论来着,你在网上也被骂的挺惨的吧?”他笑笑,“虽然是田忌赛马……一般人思想境界也就这样了。”

“嗯?”

“我在餐厅吃饭时听见的,他们说你发布出赛名单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嘘你,自信过头了玩脱了,结果那小子经过时说了一句——‘不用牧师也能碾过去’。”

“哈哈,”叶修突然乐了,“我和这位大兄弟思维倒是很合啊,嗯,这是得见上一见。”

“你打算见了?”

“见啊,”叶修说,“如果真是个可造之材,万一治好了出去加入兴欣呢?”

方士谦没说话,许久才说了一句:“你还是现役的。”

 

到了员工宿舍,方士谦递了一个手机给他。“在这里我们都用这个,有内部系统,”他说,“app登录事先已经做好了,你待会把指纹注一下。”

叶修哦了一声,发现里面构造跟一般手机不太一样,讯息还可以理解为发短信:“‘监视’是什么?”

“你打开看一下。”

叶修注册好指纹把app打开,发现里面一如字面是宛若监视器般的摄录画面,一共有‘洗脸池’‘桌子’‘床边’三个选项,他依次点过去,画面就在这三个镜头之间切换。

“实时的,”方士谦说,“当然,这是背着收容人偷偷安的摄像头,你可别说漏嘴让他发现了。”

“所有人都能看见?”

“你别下一秒就跟我谈人权好不好?”方士谦咂嘴,“这里是收容所,虽然名义上是疗养,但实际入住的都是这方面有点问题的人,”他先指了指脑袋,又指了指胸口,“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监视是必须的。”

“我没问这个,我是问这个摄像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

“不是,只有收容人的辅导员——也就是你可以看见——这个系统专人专用,也方便你观察收容人的日常行为,好跟人家套近乎。”

叶修又切换了一遍,好像发现什么奇怪的事:“可是这画面里没有人啊?”

“因为对方已经在会面室等你了,”他说,“走吧,把你的东西随便放一下,今天正好赶上会客日——这就让你们见一面。”

 

 

“没什么资料可给你的,”方士谦把他带到了会面室前,“这三个问题你拿着——里面构造跟一般监狱会面室差不多——你就照本宣科地问一下自我介绍熟悉熟悉就成了,没什么危险。”

“没狂暴状态?”叶修半开玩笑地说。

“圣盾术很强大,你尽管上吧。”方士谦对答如流。

叶修扬扬纸走了进去。

里面果真跟方士谦说的一样——就像电视监狱里的会面室,两把椅子面对着面,中间隔着一面透明玻璃——对方似乎已经等他很久了,有些无聊地坐在那里。

但他戴着兜帽,低着头,叶修也不能判断他是不是真的无聊。“不好意思晚了点,”他跟对方打招呼,“人齐了现在就开。”

对方毫无反应,要是按方士谦刚才说的,这人一切都不记得只对荣耀有点印象,不至于接不上他这个梗,叶修又逗他说了几句,像是“你看了我们比赛?”“对荣耀有什么想法?”“小伙子玩游戏吗?”之类的,对方都像死了一样闷不吭声,看也不看叶修。

无奈之下,他将视线转向方士谦递给他的纸,上面写着三个常规问题,他按着顺序念下来。

“今天感觉怎么样?”

“……”

“想起什么了吗?”

“……”

非暴力不合作啊,叶修暗自嘀咕着,念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有什么我能够帮助你的?”

出乎意料,这一次,坐在面前的人终于有反应了。

“……哈……又来了吗?”

“?”

他像是很无聊、很疲惫似的,长长地呵出一口气。

“……到底要重复几次啊,真不死心……”

“喂。”

叶修敲了敲面前的玻璃:“虽然你可能觉得这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但我也是第一次进这个本,让我单刷没问题,你好歹自我介绍一下吧?”

“……你不认识我吗?”他停顿了一下,“也对,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

“虽然我不认识你,但你认识我一下也不亏啊,”叶修把纸搁下,十指交叠放在桌面上,“我叫叶修,是你的辅导员——今天刚来的。”

“……叶修……”

“你看,我们已经认识过了,”他很轻松地说,“现在你为什么不把帽子摘下来呢?这么暗,屋里又没有下雨……”

“我头发今天睡翘了。”

“这算什么理由啊?”叶修哭笑不得。

对方似乎也觉得很好笑似的,噗了一声将兜帽摘了下来,叶修说得其实不对,屋里并不暗,收容人穿了一件黄色的帽衫,也不暗。

但他摘下兜帽,室内却一下子黯淡下来。

“你跟其他辅导员好像不大一样,”他带着一点点笑意,一点点说不出的感觉抬头看着叶修,“磕磕巴巴的,外行人似的……我有点搞不清你在想什么。”

他伸出一只手,在叶修眼前轻轻晃了晃,像是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恍神似的:“叶修?”

啊啊——

叶修摈住呼吸,觉得喉咙有什么哽在那里,难以下咽。

这张脸——这个声音——这副面容——跟十年前已经不一样了,如果把它们拆分摆放在自己面前,并不一定马上就能认出——

但是当它们组合在一起,鲜活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个名字立刻就会冲口而出。

“苏沐——”

是游戏吗?

是奇迹吗?

如果是什么要用灵魂来交换的蜃景——对了,那片海,艳丽的东西都有毒,但是——

为了现在,为了此刻,把一切给你都可以——

叶修霍然起身,似乎是起势太猛,又似乎是震惊之余忘记了透明幕墙的存在,他的头重重一声磕在了玻璃上。

 

“——沐秋!”

 

 

 

——为了他。

 

 

谁耻笑我执着

谁把岁月蹉跎

谁碾碎了泡沫

谁心已成魔

 


旺旺零食大礼包(不)

想了一个世界观,根据世界观写了几个cp的段子

包罗,伞修,邱乔,校园背景


虽然外表是人类,但是大家都是由动物进化来的,只是在强忍着动物本能维持人类的外表而已
当对一个人动心到无法维持离职的时候,兽耳(有尾巴也可以)就会pon地一下冒出来
心跳加速导致的返祖症状

不过在第一次发病前是不会知道自己是什么类型的动物的


包罗的场合


一辈子都没有发病也有可能,毕竟人类的理性是很强大的
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让人失去理智的心动时刻
这样想着的理科派学长,对运动系的学弟心跳加速的时候
pon地长出了翅膀
然后飞走逃跑了! 
“学长……你对我的爱已经膨胀得落不下来了吗?!”
“在感动之前先想办法救我下去啊!”
总之为了避免飞去不认识的地方或者飞得更高,先拿绳子拴住牵着走了


 围观路人:“啊,是恋爱返祖现象”“翅膀型很少见呢”“好大”“拿着绳子的那个就是他的心动对象吧”“真好啊真年轻啊”

学长:“快想办法让我的翅膀不要再剧烈抖动了!”
学弟:“不,我想你现在心跳加速不是因为我,是因为羞耻”

在学长“无论如何给我想想办法”的强烈要求下,不善用脑的学弟开始了思考
“总而言之抹杀掉你的恋爱感情就行了吧?”
“……大概吧,先试试”
“我喜欢大胸学姐”
“………………”
看着面如死灰超级down地降落了下来的学长,学弟忍不住凑到他耳朵边说“但是是你的话没胸也可以”
翅膀超振作地又飞起来了
学弟:“哈哈哈哈哈”
学长:“哈个P啊!”


学弟:“学长学长~我找到你为什么会喜欢我的理由了!”

漂浮着的学长:“……虽然我对你为什么能破解我也不知道的答案持怀疑态度,但我还是姑且问一句是什么。”

学弟:“你看啊,鸟什么的不都喜欢闪亮亮的东西吗?一定是因为我的头发你才喜欢我的吧!”

学长:“第一,我不是鸟;第二,你那不是染的吗!”

学弟:“这样啊,要吃爆米花吗?”

学长:“……我说的话你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是吧?不吃,不是鸟。”


和你在一起眼睛、喉咙、心脏都很难受

即使如此,也还是为你感到心动


伞修的场合


本来另一所学校给苏同学的奖学金比较高但是需要住宿(会不方便照顾沐橙,为了自己上高中让沐橙从初中转学又不太好)
在犹豫的时候遇到了叶老师,一见钟情的同时决定答应这所学校了(离家近但是给的奖学金少一些)


 叶老师:我不太信小孩子的一时思春,不过这样吧……如果你能维持这个耳朵一学期的话,我就跟你交往
苏同学:别小瞧人,一学年我都能维持!
叶老师:哦?那我就拭目以待
苏同学:等着瞧吧! 

虽然后来交往了,但叶老师一直没有对他动心让伞觉得很焦躁
直到有一天……叶老师冒出了绵羊角

契机是粗暴的dirty talk

焦躁一直不是双向箭头而且看着叶老师的前任-以前的学生(误解)来找他

 抱怨后叶老师对他说“没信心的话现在就分手吧”
然后背过身去就被反扑在实验室门上了
窗帘只拉了一半,在阴影的那一半里做
“你休想去找别人,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只有我能碰”
苏同学人格切换模式on
狼耳朵和尾巴高高扬起

直接在实验室里拿领带和皮带把叶老师捆起来强上

发表了“我会跟你耗一辈子,你别想像对别人那样三两句打发我”的接近监禁宣言

同时插得很深

第一次被插叽里咕噜射的同时叶修的角也冒出来了

狼和羊的故事,简直就是翡翠森林(不)

PS 叶老师觉得苏同学冒出来的狼耳超可爱

在做的时候会一直咬人家的耳朵


因为一整年都挂着耳朵(尾巴很麻烦所以忍住了)的情况

苏沐秋在低年级里被称为“耳朵学长”或“狼学长”


“听见没有,在议论你呢,狼学长”

“这是谁害的啊”


虽然脸红,但是似乎觉得能够公然示爱很帅气而有点得意的十七岁男生

叶老师觉得自己心动的时候似乎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邱乔的场合


 ——学校里有一只兔子。

褐色的,身形比起其他同龄同类要稍微小上一点,即使在人群里也非常好认。
胆子非常小。
非常容易看穿心事。
只要像这样。

“前辈。”
“!”

看啊,pon地一声
耳朵冒出来了

“……邱、邱非,早上好。”
“早上好——耳朵冒出来了。”
“啊啊啊?!”

而且会立刻的慌乱起来。

“不赶快收起来没问题吗?前辈不想被喜欢的人知道你暗恋他的事吧?”
“我我我——在努力!在努力了!……所以你不要看着我啦!”
“我这是在帮你挡着啊。”
“……喔谢谢你。”

‘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啊/不要被发现‘我喜欢他’啊

今天两个人也在努力的背道而驰


用笔尖——稍微地戳一下吧——


“!!!什、什么!!!”

“……啊,有感觉啊?”

“当然有了!这个是真的耳朵啊!”

“那就糟糕了。”

“什、什么?为什么?”

“我用的是油性笔。”

“!!!!!”

“骗你的,都是因为前辈在我做题的时候走神想起了喜欢的人,忍不住提醒你一下。”

“……啊,抱歉,题写完了吗?我来对下答案。”

“客观题写完了,主观题想问问你怎么写。”

“概括段落大意不是很简单?”

“……”

“……你,文科是真的弱。”

“……我有自觉。”


 都是你的错
都是因为你在我面前想起别人
仅仅是想起就心跳加速到冒出耳朵的地步

“——前辈不打算告白吗?”
“你说什么?”
“不打算告白吗?”
“卷子上没有这一道喔。”
“还是放弃比较好吧。”
“……我们这个对话是一定要进行下去吗?”
“虽然我不知道对象是谁,但既然你要瞒着对方,就说明你也觉得这场恋爱不会成功吧?……不好意思说的多了点,苏老师叫我不要总是行动先于语言,平时多练习一下。”
“苏老师?就是你们年级的那个‘狼老师’?”
“前辈也知道啊?”
“他很有名啊,人长得帅,课又上得好,虽然文科上不了他的课……现在学校还在流传他当年为了表白一整年都维持着耳朵的事!”
“你觉得羡慕吗?”
“……啊,嗯……可能有点吧……毕竟可以公开告白,就证明对自己的感情很有自信,不像我……”
“……”
“……”
“所以结论是?”
“……嗯……既然邱非都说放弃比较好,那我可能真的放弃比较好吧……”
“我叫你放弃你就会放弃吗?”
“肯定不可能像说出来这么简单的,不过给我时间的话,我……会努力的……”
“……这种事别问我,你自己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吧?不想放弃就别放弃。”
“……嗯,你说得对,是我不好。”
“……”
“……”
“……我先回去了。”
“嗯?题……”
“剩下的我会自己看着做,今天麻烦前辈了。”
“啊?啊?啊……”


如果日常对话也需要概括中心思想的话
我该交出怎样的答卷才好呢



_(´ཀ`」 ∠)_年内同人活动ask



长评换肉番外活动已经结束了不用再问了

因为我忘记存放肉番外地不老歌地址了_(´ཀ`」 ∠)_

四月连上到五月所以CP20没有新本但是有少量HP合志(含赠品文件夹)和深夜食堂双面挂件寄售,HP合志还会通贩几本就没有了

短篇集和《紫阳花勿语》续篇的小料应该会在CP20.5推出不跳票了,短篇集很厚

仙骨和心脏陷落总有一个会在下周更新

零食不扩写

年内不出坑

还有啥我漏了的可以来评论问